落寞背後是怎樣的一種人生

入秋了,天上的雲不再是一朵一朵的,而是一排一排的。到了晚上則天階夜色涼如水,每逢這樣清爽卻又帶點蕭瑟的時節,好多感受似乎容易湧上心頭。

我再次來到了古鎮同裏,早早起來把客戶送走後,有種失落感。如果是在家的話,星期六晨走後,先是整理一下一周剩下的信件,然後便是陪小兒子做作業。整個家裏都充滿著催促小兒子做作業的吼叫聲和他的反抗聲。有的時候懷疑樓上樓下或庭院裏的人是否在"偷"聽我們的"音樂"。而今天特別靜,不想在酒店裏享受著獨處的寂寞,於是決定再去一趟古鎮。

背著我那行囊道具,沿著湖岸線經過富觀路進入古鎮。來了總覺得應該留下一份紀念吧。

秋天,正是楓葉轉紅、銀杏變黃的時節,沿途的各種植物,此時紛紛離枝落地,漫步在樹叢間,我試著低頭找找,總想會有那麽一片讓自己最愛不釋手的落葉,像年輕時候,把它夾在一本雜誌或書裏。可是現在手機屏早取代了書本的厚度,人們也再沒有了小時候撿落葉夾在書裏當書簽的那份詩意了。不過眼前的一切,依舊有一種不變的"一葉知秋"的感受。

既然落葉已經成不了紀念,就去拍攝古鎮的橋吧。按照旅遊圖標示的橋位置,一座一座去給Ta們一個問候,也把Ta們的美麗收進我的記憶裏。

最先跳進眼簾的是飲馬橋,而最先跨過的卻是永安橋。著名的三橋長慶橋,吉利橋,太平橋依舊是人山人海;中元橋,興平橋並不寂寞;普安橋,富觀橋卻在忍耐著世間的淒涼;而魚行橋,泰來橋似乎在觀望著別人的熱鬧;三元橋,中川橋送著遊客去那熱鬧的水墨同裏劇場,欣賞一曲"自然有故事"。…

我按圖索驥,每拍攝一座橋順便把橋名編號記下來。湯家橋,東新橋因年代久遠而沒去維護,刻在橋中心的文字已經淡化了。看到我如此執著,當地人都熱情地當地的普通話告訴我。有位老爺爺還特別提醒:"東新橋的新,不是興旺的興"最後還要付上一句中國式的抱怨:"好多人老是搞錯…"。走完第二十一座泰安橋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。三個小時的收獲,足夠讓我這輩子自作多情了。

其實每一座橋都有自己的故事,都殘留著江南的詩情與畫意。如果是青春年華時代,會在雜鋪店裏挑選一張江南美景明信片,寄給心儀的某人,某某人,或好久沒有問候的家人朋友,告訴他們:我現在正走在江南水鄉的橋上,心裏裝著你們哦。可是我這種年紀,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就把浪漫給遺失了,而且也無意再去把Ta撿起來,更何況現在也似乎找不到賣明信片之類的地方了。

在古鎮過了一個可以記得很久、很久的秋天。冬天請不要叫我再來,因為那寒冷不適合於留給記憶。

撥開天窗邂逅於正午的陽光,感覺所有的事物都那麽的新穎、清鮮。一個個層層疊疊長長短短的影子——有明有暗。

一向不習慣於途中逗留的我,竟雅興地沈思仰望:看著今日的暖陽掩蓋昨日的悲傷,隻見陽光有多亮,陰影就有多暗。無論怎樣努力調換光的方向,陰影始終有陰影的存在,除非你自己跳出來被照亮的同時也照亮了他人。

還記得小時候的我們為一顆糖可以珍藏半年,直到最後都化了,心卻總是暖暖的。因為珍惜,所以感動。

現在的我們生活好了許多,隻為追享日漸豐盈的過程中卻少了該有的樂趣,在《變形計》的節目裏所反應出物質年代的當今豐富了稚嫩的少年,卻奪走了他們人性的快樂!在這個兩極之態的相處模式之下,我們都看到了那別人光鮮亮麗的表層,卻無法感受。

試想農村的孩子想跳出來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,城裏的孩子卻向往他們自由自在沒有壓力的常態生活。就如曾經的我們努力走出大山後,卻又發現那身後原來竟是一片桃園,多年努力打拚之後的落幕,又重決定再次歸隱到山間田野中去。